曲阜文博曲阜文博网

三孔景区和鲁故城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培训 > 文博教育 >

听委员们聊《国家宝藏》的“前世今生”

发布:办公室日期:2018-03-15点击:

 2017年12月3日,大型文博探索节目《国家宝藏》首播,一经播出,从口碑到收视率均创下当年电视节目的高峰。前四期节目播出不到一个月,全网播放量近6亿,每期节目豆瓣评分9.3分以上,甚至在以90后、00后为主要受众群体的B站也得到了几乎一边倒的赞誉。每期的《国家宝藏》都堪称中国的“博物馆奇妙夜”。

 《国家宝藏》由大家熟知的明星担任“国宝守护人”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,通过电视化语言的呈现让文物“活”起来,让文物不仅是一件博物馆中的陈列品,而是能够让观众感受到“生命”的文化传奇。

 作为华夏文明的发源地,河南博物院成为登上《国家宝藏》的9家博物馆之一,三件镇馆之宝贾湖骨笛、妇好鸮尊、云纹铜禁亮相舞台。

 为何选择这三件?全国政协委员、河南博物院院长马萧林解释说:“我们起初确定的范围是九大镇院之宝,分别是贾湖骨笛、杜岭方鼎、妇好鸮尊、玉柄铁剑、莲鹤方壶、云纹铜禁、四神云气图、武曌金简、汝窑天蓝釉刻花鹅颈瓶。总的挑选标准是其价值在全国同时期文物中独树一帜,制作工艺不同寻常,文物背后有故事,还得适合在电视节目进行展示。比如四神云气图,这是一幅大型壁画,而且正在院文保中心做保养,玉柄铁剑不便频繁移动,所以它们就被排除掉了。贾湖骨笛距今8000多年,无论是历史价值、艺术价值,还是科学价值,都是中国乃至世界音乐史上的奇迹,也能反映中原史前考古学文化的卓越成就。夏商东周时期的核心区域主要在河南境内,青铜器量大品位高,也是河南博物院藏品的一大特色,所以我们就重点选择青铜器。妇好鸮尊出自妇好墓,造型奇特,工艺精湛,还有人物故事;云纹铜禁是考古发掘中罕见的“禁”类器物,失蜡法铸造,制作工艺繁复,也有人物故事。因此就选定了这两件代表性青铜器。”

像河南博物院一样,其余8家博物馆也拿出各自的镇馆之宝,为观众呈现了一场饕餮盛宴。

节目播出之后,马萧林说:“河南博物院的观众显著增多,人数比平时增加了大约三分之一,尤其是年轻观众成为参观主流,其中不少人来到河南博物院,就是想来看贾湖骨笛、云纹铜禁、妇好鸮尊,站在展柜边拍照合影。《国家宝藏》节目的热播,确实激发了大家来博物馆参观的热情”。

对此,马萧林说:“节目播出后获得了很好的效果,我们对这种现象也进行了深入思考,就是展览不能把文物简单的摆放在那里,而是要为观众提供更多文物信息,传达文物背后的故事、人文精神和家国情怀,增强文物对观众的感染力和感召力,真正让文物‘活’起来,能使观众从参观中获得教益”。

马萧林透露,今后河南博物院将会为观众提供更多更好的文化产品。

一位90后观众告诉记者:“《国家宝藏》的形式非常新颖有趣,展现了文物背后的精彩故事,更好的让我们年轻人了解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,期待推出第二季”。

从曾经的束之高阁,到如今的备受关注,从事博物馆工作34年的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、国际博物馆协会副主席安来顺用“前所未有”来形容近来博物馆的火爆程度。

安来顺说:“作为博物馆人,看到这些热播的电视节目,感触良多。我曾经历过博物馆‘风吹不进雨打不透’甚至还有点‘孤芳自赏’的时期。那时候,博物馆机构不为外界所关注,自身也没有让外界关注的愿望,和社会公众特别是青少年有文化上和专业上的隔阂”。

“让人欣喜的是,人们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关注博物馆里面发生的事,关注与博物馆有关的事。这种变化有时不仅是程度上的,而且是性质上的。类似《国家宝藏》这样的节目,对于博物馆业界和媒体这是双赢的尝试,它们让博物馆收藏的文化遗产被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所了解、所喜爱”,安来顺说,“看似简单的合作项目,深层次讲是不同文化传播机构的日益融合相通。博物馆不仅仅是收藏、保护和研究机构,在很大程度,博物馆也是公众媒体的一种。既然博物馆和电视都是公共媒体,那么就都有各自的特点和优势,当然也有各自的局限。只要双方目标一致,各展所长,就可以为公众生产更多样化的精神文化产品来。我相信这样的跨界合作会有非常好的前景,衷心希望有关合作方能够很好地总结,今后能磨合得更好,为博物馆类似的跨界合作提供宝贵经验。因为大家的总目标是一样的,就是让文化遗产能够更好的为公众所理解,特别是让现在的年轻人所了解、所热爱、所传承”。

安来顺补充说:“年轻人是文化创新的主体。他们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,激发新的创造激情,这对于我们的文化传承和创新来说,意义深远”。

在谈到国外是否有类似博物馆与媒体跨界合作的节目时,在国际博物馆协会担任职务多年的安来顺回想了一下说:“就我目前了解,国外虽有不少媒体参与博物馆展览策划和推广的例子,还没看到过有《国家宝藏》这样的跨界合作,我会把这个案例介绍给国外的同行,供研究借鉴”。

节目的主要负责人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节目部主任、《国家宝藏》总制片人吕逸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2018年我们会做‘国家宝藏’品牌海外推广计划,跟大英博物馆、大都会博物馆都会有一些合作,除了他们的文物,我们也想通过节目带观众看看流失在海外的中华文物,即便他们暂时不能回家,也可以一起看看这些文物‘过得好不好’”。

对于如何创作出这一节目时,吕逸涛说:“首先明确的是,已经有过的文物宝藏类节目形式,我们都放弃。其次,什么样的表达形式能让年轻观众更容易接受。整个节目从录制到推出,我们打磨了两年,也试过全景式纪录片、演播室、舞台等单一的表现方式,但是都不足以吸引关注,让文物在画面中绘声绘色活跃起来。所以最后,我们既有纪录片、演播室,也有话剧,灯光舞美服化道,是一种打破DNA重组的创新,改变了观众的观影习惯和顺序,还创造了‘国宝守护人’这个概念。现在,观众喜欢接受,说明我们创意是成功的”。

吕逸涛透露:“我们会继续推出第二季”。

“B站是个自由吐槽评论的地方,但是在播放《国家宝藏》的时候,几乎没有谩骂和批判,多是一边倒的夸赞和自豪,‘此生不悔入华夏,来世愿做种花家’这样的留言都是出自90后和00后之口。我觉得我们的目的达到了,真正的让年轻受众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洗礼,接受到了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丰富的文化遗产和财富,这就是传承”,吕逸涛欣慰地说。

“节目播出后,我们做了统计,今年春节期间和去年春节期间同期相比,参观博物馆的人数提高了13%”,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说,“国家文物局也参与了节目制作,公众的热捧给我们的工作和服务提出了新要求,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我们会不断解放思想,改革创新,持续推动文物‘活起来’”。(李瑞)